3512cc新萄京网址

3512cc新萄京网址 | 党委宣传部 | 思政网 | 南工校报 | 南工电视 | 旧版入口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新思政网 >> 理论学习 >> 教育专栏 >> 正文

周汝昌:书法与艺术

时间:2009-11-24 来源:人民网 作者:szw 摄影: 编辑: 上传: 阅读次
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,在手机中查看。

 书法是艺术——这还成“问题”吗?标题还在中间夹一“与”字,此又何也?

  中华文化上的“艺术”含义与今日的“艺术”(Arts)概念并不全同。繁引则烦人,今只用晋人夏侯湛为东方朔所作《画赞》中的话,来验证古今异同。他说:

  “……自三坟、五典、八索、九丘、阴阳图纬之学,百家众流之论,周给敏捷之辩,支离覆逆之数,经脉药石之艺,射御书计之术,乃研精而究其理,不习而尽其功,经目而讽于口,过耳而□于心……”

  请看:汉代魏晋这时期的“知识分子”,对“艺”“术”的理解,究竟是怎样的!

  由这儿就又引出了“六艺”的问题:孔门讲究的是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这六科学术,“书”在六中位居第五——次于御而先于数计。

  若照西方思维方式来看,“六”就是六,各不相扰,“分”门“析”户嘛!科学精密嘛!

  在中华却不那么“严整”,六者一也;所谓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”,众科各层有个“际”,古往今来有个“变”——要“究”要“通”,不是死条条死框框。那么,“书”这一科,就不可孤立僵化地看待之、谈论之了。

  比如,礼之与乐,分列二科,其实并不“分家各爨”,二者永远相联:礼必用乐,乐原为礼。不但如此,古代的射,不是千方百计研究如何射死别人,那是一种习练修养,有严格的程式礼仪,似武而又文,与后世人对射的观念不同(清代哲学家颜、李一派,还讲古射礼)。同理,御也不是一个“车夫”“马童”的事情,晋人还讲此道,《世说》中也有痕迹可存。

  因此,我认为“永字八法”的八个名目,与射御有所关联,那绝非偶然的借喻。射御都是一种如何驾驭运用非常复杂的不同走向的“力”的高智高技的修养训练。若不从这种中华文化的高层次造诣的原理来认识问题,势必将“写字”看成“雕虫小技”而“壮夫不为”了。——既愿自作“壮夫”,那又何苦执笔而画墨,不是自甘“下流”了吗?

  古代书生,不得志时,常是“书剑飘零”。借此二字,也可另生一义:书法与剑法是外相有别,而“其致一也”。

  此话怎讲?试看习剑之人自明:一是只见“挥舞”,实际每个动作包含着复杂的“力”的控驭运用。二是“一招一式”单看都有一个很美的“亮相”或“塑定”,但精熟的一“路”剑法又是连绵流畅的“运作”。三是并非一个右手执剑的简单“动作”,还有身法、步法、眼法,以及左手的配合姿势,等等,等等。合起来,是一个艺术美——书法也正是如此。

  书法、剑法,有“脉”相通;这完全不属于“亦文亦武”“文武双全”……那种观念范围,是说什么叫“艺”、叫“术”。

   当然,剑法学得很好的人不一定就能成“书法家”;但习书之士若懂点儿剑法,必有裨益。

  诗曰:

  学书学剑两无成,项羽无才乃学兵。

  输与刘邦非不勇,其如蛮劲自家倾。

3512cc新萄京网址-萄京集团官方网站